Mone

I study rainbow

One

#人物死亡预警
#翻老电脑找到三年前的文#修改了一下下#我看着也很难受不能让我一个人难受#我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沉迷写BE我也不知道#这就是原来的名字我取名废



他跪坐在白色的石碑前,轻轻的摆放上一束花。纤细,洁白的花瓣在寒风中不住颤抖。
“已经快到冬天了呢。真是的,都这么久了啊。”嘴里不断发出不满的抱怨声,手从怀里掏出一块干净的白手帕。
“今天还是三轮草啊,别抱怨了这草便宜,我种了一院子呢,下次你回来我带你去看,开得可好了,不过冬天就没有啦,就一些难看的果子,这花还是我放在冰柜里的,反正你每天都有新花,过一会而变黄了也有人换啊,看我还是一个人孤零零得连给我送花的人都没有……”他淡蓝的眼睛噙着笑,旁若无人地和空无一物的前方聊天,手上的布不停得擦着本就光洁如新的石碑根本不理会别的人投来的古怪的目光。
扔掉昨天放着的花,他的笑容慢慢地褪去了。他突然仰面一躺,倒在了旁边枯黄的草地上。
他裹紧了身上的风衣。
今天是星期三了…对,还要给妹妹准备上学用的画具…还有…还有…今天要多吃一点啊,不然妈妈又要打电话给医生了…嗯…就两块吐司吧,不会吐了吧,太难受了,不想再吐了。
想到这儿,他伸手从身旁的袋子里掏出两块被挤压得有些变了形的吐司,撕开了包装袋,盯了一会儿,犹豫地咬下一口。
啊,好难吃。
硬邦邦的面包艰难地路过干涩的食道。胃抽搐着,感觉肠子都绞成了一团。豆大的汗珠从他苍白的脸上滚落下来,他的脸皱在了一起,刚刚想吐出来,却猛地发现自己还躺在他的旁边,不能吐出来。他这么爱干净的人,会不高兴的。
他迅速地抽出一瓶水,一下子喝掉了半瓶。感受着冰凉的水在安抚着抽搐的肠道,他舒服地呼出一口气。
等一会儿会更难受的,喝那么多冰水。他这样想着,自嘲地笑了笑。
管他呢,他妈的这世上自己最在乎的人已经死了啊。那个会早起给他做好早餐,逼他吃健康但是难吃的蔬菜,晚上抱着他入睡的男孩已经不会回来了。
自己只不过是按照他的遗嘱好好活着。你他妈真是狠啊,自己走了还要我在这个世上恶心地活着。 
胃部又是一阵痉挛,他闭上了眼睛。
要是他还在就好了。
他突然闻到了新鲜青草的味道,混合着马鞭草的香味---那个夏天一直絮绕在他鼻尖的味道。
他不愿睁开双眼。如果这只是幻觉,那就让它一直持续吧,让他永远留在那个夏天,他第一次遇到了他。
头发调皮地卷成一团,翠绿的眼眸漂亮又慵懒,就像一只养尊处优的纯种猫。警惕的神色让他不管想到几次都会笑出来。
那年的夏天真热啊,阳光照下来好像能把树叶融化。蝉热得停止了鸣叫,他们坐在台阶上吃着冰棍,彼此一句话都没有说。来不及吃完的冰棍化了,滴到了手上。手上粘乎乎的,难受得要死。
影子拖得很长很长,就好像过了一辈子。
真的就像一辈子。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