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

#水彩爱好者 #小透明 #自己抹抹 #腐女
#不喜绕道

画错成胖鹤
🙃
扇面晕染是真的难控制...

#魔道祖师#复出新作#梗源于列表灵感#

恶友组好吃 吧唧吧唧 祝七弟复出后写的越来越好!加油

尤人:

“你欺他眼盲,骗得他好苦!”
“薛洋,你真是太令人恶心了……”
……
自晓星尘死后,金光瑶也亲自去过义庄几次。第一次,看到的是醉的不省人事的薛洋,和躺在布满咒印的地上的晓星尘。
第二次,看到的是在地上目光呆滞的薛洋和躺在棺材里的晓星尘。
第三次打开门,薛洋已经不见人影,留下了晓星尘一人。金光瑶忙想出去寻,一转身就看到薛洋叼着一根草回到义庄。
“出去做什么了?”
“屠城,一个不留。”
金光瑶轻笑,反正也拦不住他。这世上不存在无辜这一说,所有人都一样。
“你别和我说他们可怜,认识我这么久了你也该清楚我是怎样的人。”
“宋岚怎么办。”
“老方法,只有死人才没有感情,死尸也一样。”
“那万一晓星尘以后记恨你怎么办。”
薛洋顿了顿,又像是自嘲一样开口。
“嘁,那就让他恨,不然怎么对得起我的十恶不赦呢?”
薛洋嗫着笑看着那副棺材,棺材没有盖棺。晓星尘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就像睡着了一样。好像等日头晚些,就会起来把今天的糖给薛洋。
“金光瑶,你也是这样的人,咱们好得过谁呢。”
“是啊。”

临摹的
鹿菏?这样打的吗
啊很喜欢他的一些作品
这个纸..国产的还可以 就是多上几次色后来就上不了了会变白 总之中等
颜料还是梵高
(每天拿旧图发你良心不会痛吗😂

阿念每次都是糖 真的 虽然没人看我但是我还是要打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古念:

#小朋友组#追凌#文巨短系列#借外套梗

    骄阳似火,流金铄石,风捎着热流一小阵的吹动着翠绿的叶子,发出轻微的声响。
    蓝思追坐课室的在空调下方,冷风直直的吹着,他面上却依旧挂着浅笑,脸色略有惨白,在心中开始后悔没带外套。
    而在他旁边的蓝景仪也好不到哪去,冷的直哆嗦,不停的搓着手,嘴里念念叨叨着,“这冬天……冷……这空调……太厉害了……”
   
    倏然,他抬头,瞧见了前边金凌正认真的听课,挑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大小姐!你热不热,把你外套借我呗?”
    “……不借!还有别叫我大小姐!”金凌揉了揉被拍的肩膀,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眼蓝景仪。
    本就抱着开玩笑的心态,蓝景仪哼笑两声,也就没了下文。

    “……的确是挺冷的。”蓝思追看了眼他们,有些艰难的说了句话,空调的冷风直接吹着他们,已经吹了一上午了,不难受是假的。
    闻言,金凌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没看见他脸上表情,只看见他将笔握在手中转了转。
    半晌,转过身来,别扭的看着蓝思追,阴阳怪气的问道:“真的很冷吗?”

    不料蓝思追眼含笑意,直接握住了他的手,沁骨的寒吓得金凌下意识的抽开了。
    “你怎么这么冷啊?”
    他嘟囔着,脱下外套,头也不愿意回一下,就把外套扔给了蓝思追,耳根却已经烧了起来。
    “呐……外套借你了!看你这么可怜的份上!你……你别自作多情啊!我……不是,我才没有……”
   蓝思追揽过外套,一手托着下巴,看着金凌烧红的耳根,忍不住唇角上扬。
    “嗯,我知道了。”

花絮:
蓝景仪:????有种被喂了一嘴狗粮的感觉……错觉,一定是错觉,是的,错觉……

手写:解子稔 @解子稔 师父父是神仙!!!!!!!我爱她她全能超棒呜呜呜!

吴竹樱香颜彩的色卡
依旧是旧图

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纸已经忘了这到底哪张了……超级难用仿佛是个防水的纸......
颜色完全糊不出来一笔要重复画好久
算了算了
最近没时间画画就放个之前的稿子
对了这个临摹买的一本P站2016年鉴里的某个大佬我已经忘了谁了OTZ
几个月前画的

自己做的纹身贴
还挺好玩的
盈利什么的就算了
反正也没什么人买